古代的噪声

\r 16到了始新世( 5600?3400万年前)的某个时期,由于生物听 觉器官在低频声上的表现得到改善,听觉范围似乎逐渐扩大。但 此后对高频声的敏感性逐渐下降,这就意味若可听频率的范围被 压缩了。\r 将人类与黑猩猩及其他亲屈的蕋因进行对比,可以发现一个 叫做ct-盖膜蛋白的蕋因的变异程度非常之高,这表明它带来了重要的演化优势。ot-盖膜蛋白决定了内耳的一些听觉特征。同时, 通过对比不同人群的基因,可以看出在过去5万多年里,人类与听觉有关的莪因组合经历了极其重大的变化,即便在过去两千多 年里,听觉基因也在继续受到演化压力的选择。我们听力的不断 完善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口头语言的发展。\r 数百万年里,不规则的响声一直意味着危险一火山的喷发 声,闪电的噼啪声,地餛的隆隆声,饥饿敌人的号叫声。对响声 的直觉反应是恐惧和愤怒,这些反应伴随我们直到今天,对我们 来说正是这些响声定义了噪声。渺小如齣鼯的远古动物,在簕王 龙雷霆般的吼叫中慌忙逃窜,与在飞机轰鸣声中怒火中烧难以人 眠的当代人之间,被一根连续的线紧紧相连。\r 最早的人类是猎人和收集者,在全世界的温带大平原上移动、 寻找食物。他们与我们在声音环境上存在的差异简直不可想象。 那时,重复性的声音肯定要少得多,除非在海洋或湍急的河流边 上,连续性的声音也很少听到。(据说,19世纪的印第安土著从 不在流水边安营扎寨,因为水流声会掩盖住敌人的声响。恐怕远 古人也是这样的。)我们的远祖一定对声音的意义抱着极大的兴\r 趣 般来说,声调高的叫声一定是小猎物发出的,而更响一\r 些、声调低一些的叫声则是大型猎物发出的,听来更令人惊恐。 那时大多数的声音都是要紧的,其中有些关乎生死,而所有的声 音都必须密切注意。正是声音的这种吸引注意力的属性一直延续 到今天,它也解释了为什么我们没有“耳睑”,为什么我们即使在人睡时也无法直接把声音世界置之耳外而不理。由于根本不可 ^ 能完全忽略声音,所以手术中会用大脑对声音的电反应来表示无\r 意的深浅程度。\r 如果无法辨别是什么声音的话,即使轻声也会成为令人恐惧 的噪声,特别是在静谧的夜晚声源无法看淸时更是如此。这样的 反应可以远溯到史前时期,演化的力fit使其深深根植于我们的大 脑之中:胆小者对于火光安全圈以外的声音心怀畏惧,裹足不前, 多半能够幸存下来;而那些敢于越过雷池的无畏者却永远失去了 生命,以及繁衍后代将他们的兽莽基因传递下来的机会。毫不奇 怪,黑暗中听到的莫名噪声一夜间恐怖的叫声,或昏暗影院中 令观众胆战的声音一现在仍然是恐惧的潜在来源。\r 至于人造噪声源的出现,则是大约250万年前的亊了,那时 早期人类开始削凿燧石、制造工具,发出了堪比现代工业噪声的 声音。这大概也是史上最早的令人烦恼的人造噪声。\r 同样,不谐和音程以及它的对立物谐和音程的起源要远早 于历史记录。一些考古学家认为音乐在现代人类之前就已存在 了,证据是尼安德特人制造了乐器,但最早的确凿证据是在德国 西南部发现的用兽骨和象牙制成的笛子。它们的制作年代确定为 35,000多年前的旧石器时代中期,远在最初的城镇出现之前。\r 尽管人类对音乐的喜爱由来已久,但音乐的起源仍旧扑朔迷 离。査尔斯?达尔文于1871年曾坦言他本人对音乐的演化功能 很迷惑,而时至今日我们对此所知依然不多。清楚的是,音乐作 品的某些特点是超越文化差异和文化背景的。2009年,位于莱比锡的马克斯?普朗克研究所进行了一项实验,发现喀麦隆的马法 部落成员对古典钢琴曲的情感反应与西方听众完全相同。另一 项最近的研究则发现,音乐对大脑皮质前运动区起作用,该区域 的功能是主导人的肢体活动w。换句话说,音乐使我们想要活动 起来,不管是一起工作还是一起表演。\r 到20,000年前,我们的穴居祖先已经使他们的环境中充满了 声音。世界上很多地区的洞穴中都发现了石锣(能产生乐声的天 然岩石巨片),其?中一些石锣(如比利牛斯山脉的)的大致使用 年代可以由钙盐层的堆积情况推箅出来。\r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