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赛德斯:三大车队都无法自如掌控轮胎

[align=center]三大车队:梅奔、红牛、法拉利[\/align] 三大车队:梅奔、红牛、法拉利

  对于轮胎的适应似乎已经梅赛德斯这位巨人的“阿喀琉斯之踵”,去年梅赛德斯赛车在某些特定的温度下就存在着轮胎无法进入工作窗口或者是轮胎磨损过度的情况。不过车队首席策略师詹姆斯-沃勒斯(James Vowles)表示,梅赛德斯车队并不是受困于倍耐力轮胎的唯一车队。

  沃勒斯表示,在不同的环境下,寻找不同配方轮胎之间能够平滑使用的条件,已经成为梅赛德斯和主要竞争对手都面临的问题。

  “今天,轮胎已经对赛车性能产生了冲击,”沃勒斯在梅赛德斯官方的一个视频采访中表示,但不仅于此,三支车队—-梅赛德斯、法拉利和红牛—-使用不同配方的轮胎在不同的赛道上都遇到问题,三支车队之间的表现也不尽一致;

  “导致赛车出现不同表现,取决于赛道的温度、赛道的条件以及安装了什么配方的轮胎。赛道上,有风还是无风,温度低还是温度高,这些环境因素可能导致你的圈速差距有1秒,”沃勒斯说道。

  梅赛德斯车队的四届世界冠军刘易斯-汉密尔顿表示,法拉利赛车在不同条件下的表现的稳定性“非常奇怪”,但沃勒斯指出,法拉利赛车和梅赛德斯赛车在促使轮胎进入工作窗口时都存在表现起伏。

  “在墨尔本,我们能够让轮胎迅速进入工作窗口,”他说,“在Q3我们的刘易斯创造了一个极快的圈速。如果我们再看看巴林,中性胎在我们的赛车上工作得非常好,超软胎的衰竭速度看起来也不错。当时我们对轮胎工作的掌握还是很充分的;

  “在中国大奖赛排位赛的第二节,我们的刘易斯用软胎(中国大奖赛的最软配方是极软胎)做出了1分31秒9的成绩,这个成绩能够让我们处在发车的第五。这就是轮胎进入状态的证明。法拉利也达到了这样的水准,而在墨尔本他们显然离这个水平很远;

  “法拉利在巴林使用超软胎时,完全没有发挥水准,衰竭速度非常快,在使用中性胎时,要比我们衰竭地慢一点,”沃勒斯表示,“温度对于轮胎的影响非常大,而倍耐力在2018赛季采取的更为激进的方式让车队在处理轮胎时面临更复杂的局面。似乎在法拉利在低温和较为温暖的环境下,速度要比我们快。”

  “轮胎工作时对于赛车前部和后部的温度极为敏感,”沃勒斯解释说,“在每一个弯道,你需要让四条轮胎都能够工作在大致正确的温度下。有些弯角,如果非常紧凑或者是连续弯,温度就会很高。另外一些弯道,比如‘上’赛道直道末端的14号弯,轮胎周围的环境温度就会迅速下降,倍耐力提供的不同配方轮胎让车队有多种战术选择。最终轮胎一直让我们处在竞争中,而轮胎配方的多样性也让我们在整场比赛中都有足够的思考空间。”

  (考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